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裁判文书普法天地专题报道法律法规庭审直播

 

武某等诉户某等民间借贷一案

发布时间:2018-04-12 10:44:14


武某等诉户某等民间借贷一案

诉辩主张

原告李某诉称:2012年8月至2014年8月期间,被告祥银公司多次向原告李某借款。出借方式除支付少量现金外,多数都是通过网上银行从其母亲李会芳、父亲李占伟、朋友韩献峰的账户上,将款转到被告祥银公司账户上或公司出纳员李某账户上的。2014年9月23日,被告祥银公司高管被告户某就公司的250万元借款为原告李某出具了借条,被告祥银公司作了连带保证担保,并约定借款期限12个月,月利率2.5%。原告李某向原告武某借款180万元,因无力偿还,将上述债权中的180万元转让给原告武某。现请求二被告给付原告李某70万元借款及利息。 

原告武某诉称:原告李某向其转让180万元债权已通知了二被告,请求二被告给付原告武某180万元借款及利息。

被告户某辩称:借条上的借款人是其所签,但本人至今并未收到该笔借款。

被告祥银公司辩称:二被告基于房屋抵押借款合同出具的借条。因未办妥抵押手续,原告李某至今没有支付借款。原告所持借条无支付事实,应驳回诉讼请求。原告李某、武某不应作为本案共同原告。

事实和证据

隆尧县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李某就其主张向法庭提交了借条和银行出具的网上银行交易记录。借条内容载明被告户某借原告李某款250万元,月利率为2.5%,期限12个月,现金已收讫。被告户某在借款人处签名,被告祥银公司在保证人处签名盖章。经当庭质证二被告对借条的真实性无异议。协议载明原告李某将250万元债权中的180万转让给原告武某,时间为2015年10月5日。经当庭质证二原告对转让协议的真实性无异议,二被告不予认可。被告祥银公司就其主张的事实向法庭提交房屋抵押借款合同,合同载明出借人原告李某,借款人被告户某,抵押人被告祥银公司,但合同是复印件,且落款处无出借人原告李某签名。经当庭质证二原告不予认可。经法庭审核后,对二原告提交的证据依法采信,并确认二原告主张的事实为本案法律事实。

判案理由

隆尧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李某主张二被告出具借条并担保,是因为通过网上银行已收到借款,而被告祥银公司主张借条是基于房屋抵押借款合同出具的,因抵押手续未办妥,原告李某实际未支付借款,相比之下原告李某主张的事实具有高度盖然性。这是因为借条和银行交易记录具有客观性,且与原告主张的事实相关联;房屋抵押借款合同是复印件,且落款处无出借人原告李某签名,是未成立的合同,与被告主张的事实无关联;被告户某在未收到借款的情况下,预先出具借条是不符合日常生活经验的,故本院对借条的法律效力予以确认。出借人以诉讼的方式请求借款人按约定利率支付利息时,应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规定予以规范,即年利率不得高于24%。

2014年9月23日,被告户某就被告祥银公司的借款,以自己的名义出具借条,当原告李某接受借条,应视为债务转移。被告户某辩称,本人至今并未收到该笔借款,本院认为该辩称事由,不能阻却债务转移的效力,因为债务转移对债权人具有无因性。原告李某与被告户某、祥银公司就借条的内容形成权利义务关系,在无法定无效情形时法律应予维持。 

债权人转让部分债权时在未得到债务人书面认可的情况下,债权人与受让人的转让行为,仅发生债权加入的法律效果,即原债权人与受让人成为该债权按份共有人。原告李某、武某不能仅就自己所占份额单独行使债权。

定案结论

隆尧县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五条、二百零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自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被告户某偿还原告李某借款70万元人民币,并从2014年9月24日起,按月利率2%计息,至借款付清为止。

二、自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被告户某偿还原告武某借款180万元人民币,并从2014年9月24日起,按月利率2%计息,至借款付清为止。

三、被告河北祥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对被告户某上述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3400元由被告负担。

法官解说:

被告户某、祥银公司对原告所诉的借款事实、作保行为无异议,也表明收到李某部分债权转让通知书。但对原告武某依据受让的部分债权要求其承担责任,不予认可。武某依据受让的部分债权能否单独向债务人、保证人行使债权请求权是本案争议的焦点。合议庭对此存在两种观点,第一种观点、根据《合同法》第79、80条的规定,债权是允许部分转让的,只要债权人履行了通知义务,部分债权将移转与受让人,受让人可单独向债务人、保证人行使债权请求权。故本案应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第二种观点,债权人转让部分债权,虽履行了通知义务,但债务人未同意部分债权分离时,仅发生债权加入的效果,原债权人与受让人成为全部债权的按份共有人;只有在债权人履行通知义务,且债务人同意分离时,部分债权才移转于受让人。故本案应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笔者同意第二种观点。

合同债权是一种财产权,可以作为交易客体进行让与。《合同法》第79条规定“债权人可以将合同的权利全部或部分转让给第三人,但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外,一、根据合同性质不得转让;二、按照当事人约定不得转让;三、依照法律规定不得转让。”的内容,对合同债权的让与进行了规范。合同债权是基于双方当事人的意思设立的,债权的财产性不仅依赖于债权人对债权的支配力,而主要是靠债务人的履行实现的,故债权的转让与债务人息息相关。那么具备了什么样的条件债权转让能在债权人、债务人、受让人之间公平顺畅的运行。我国《合同法》第80条“债权人转让权利的,应当通知债务人,未经通知该转让对债务人不发生效力。债权人转让权利的通知不得撤销,但经受让人同意的除外。”的规定,就是债权转让对债务人发生效力的条件。目前各国民法关于合同权利转让对债务人生效的要件模式有三种,一、自由转让原则,只要债权人与受让人就合同权利转让达成合意,转让的债权对债务人发生效力。二、通知原则,即合同权利的转让须债权人通知债务人后才对债务人生效3、债务人同意原则,即合同权利转让须经债务人同意才能对债务人生效。我国《合同法》采用了通知原则。通知原则与自由转让原则相比,可有效避免因债务人对合同权利不知情所遭受的损害;与债务人同意原则相比,拓宽了债权人处分债权的自由空间。

债权人将自己的债权全部转让给第三人,且通知了债务人,在债权人与受让人之间发生如下效力。一、法律地位的取代 。合同权利转让生效后,该合同原债权人脱离合同关系,受让人成为新的债权人。二、从权利随主权利的转让而转让。依据《合同法》 第81条之规定,债权人让与权利的,受让人取得与债权有关的从权利,但该从权利专属于债权人的除外。随同债权一并转移的从权利一般包括:担保物权、保证债权、定金债权、利息债权、违约金债权和损害赔偿请求权等。三、让与人应将债权证明文件全部交付受让人,并告知受让人行使合同权利所必要的一切情况。《合同法》对此虽然没有明确规定,但是根据诚实信用原则,该义务应构成让与人的从给付义务和附随义务。四、让与人对其让与的合同债权应负瑕疵担保责任。由于债权转让类似于财产转让,当债权转让为有偿时,应准用买卖合同关于瑕疵担保的规定。 

债权人将债权全部转让,并履行了通知义务,对债务人产生如下效力;一、债务人不得再向原合同的债权人履行债务。如果债务人仍然向原权利人履行债务,则不构成合同的履行,也不会引起合同的终止。如果债权人接受履行,则构成不当得利,债务人可主张返还。另外,如果债务人向原合同的债权人履行,给受让人造成损失的,债务人应负损害赔偿责任。二、受让人已经取代了原合同的债权人地位,成为新的债权人。受让人不仅取得债权,同时取得与债权有关的从权利。三、债务人在合同权利转让时已有的抗辩权、抵消权可对受让人行使。 

审判实践中,很多同志错误认为债权全部转让与部分转让发生同样的法律效力,其实不然。债权部分转让时,因债务人不同的意志,在债权人、受让人、债务人之间发生不同法律效果。在此笔者略抒己见,以抛砖引玉:一、在债权人就部分债权转让未通知债务人的情况下,对债务人即不发生债权加入的法律效力,也不发生债权转移的法律效力。只有原债权人才能向债务人行使全部债权。待全部债权实现后,受让人可向原债权人行使受让的部分债权。二、在债权人就部分债权转让通知了债务人,但债务人对部分转让的债权未同意移转于受让人(即案例事实)的情况下,仅发生债权加入的法律效果,即原债权人与受让人就全部债权成为按份共有人。部分债权移转于受让人,意味着原合同权利义务内容发生了变更,这是在通知债务人相同条件下,债权全部转让产生移转于受让人、而部分转让则产生债权加入的不同法律效果的根本所在。三、债权人就部分债权的转让,即通知了债务人,且债务人同意转让的部分债权移转于受让人的情况下,这时合同权利义务内容发生了变更,且债权人、债务人、受让人就变更后的内容达成合意,法律应尊重当事人选择。受让人就受让的部分债权可单独向债务人行使债权。

总之,不经债务人同意,转让的部分债权不发生移转于受让人的效果,本案受让人单独行使债权应予驳回,否则,违反了《合同法》的承诺生效合同成立原则,对债务人是不公平的。 

河北省隆尧县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

您是第 1114933 位访客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